主播跳槽引侵权纠纷 斗鱼投诉虎牙被法院下禁令


  近日,广州南沙法院发出一份“停止投诉”裁定书,要求在双方纠纷争议判决生效前,“斗鱼”立即停止对“虎牙”在苹果应用商店的投诉行为,这是全国首例苹果应用商店投诉行为禁令。

  此次纠纷是主播跳槽后的著作权归属问题所导致。近来年,主播频繁跳槽导致的违约纠纷近年来在直播行业屡见不鲜。特别是在2016年“百播大战”之后,行业洗牌完毕,平台间对头部主播的争夺加剧。

  根据南都2019年2月份发布的《网络直播平台合规性报告》显示,主播违约跳槽致使平台劳资纠纷频发,已成为各大直播平台主要合规风险之一。原因是平台和主播间无法形成清晰的劳动关系,各方利益解释不清,继而产生争议。

  据法院裁定书可知,斗鱼与虎牙的纠纷源于对主播著作权归属的争议。武汉斗鱼鱼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武汉鱼行天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鱼行天下”)称,其公司的三名独家签约游戏主播在合同履行期内在广州虎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虎牙”公司)的苹果应用程序“虎牙直播-游戏互动直播平台”和“虎牙直播HD-游戏互动直播平台”上进行游戏直播,虎牙未经授权,擅自对其享有版权的音视频作品传播,已严重侵犯其著作权。

  于是,自2018年8月28日起至2019年2月15日期间,鱼行天下公司就上述相同事项向苹果公司投诉虎牙公司共23次,每次投诉均明确表示要求苹果公司将虎牙公司的两个直播程序从苹果应用商店下架。

  对于鱼行天下的投诉行为,虎牙声称不存在侵权行为,认为鱼行天下的行为属于恶意投诉和商业诋毁。并提交涉案三名主播出具的授权声明材料,包括三名主播分别出具的《声明》和《终止授权声明》等文件。

  今年1月,虎牙向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申请行为保全,请求责令鱼行天下立即停止针对虎牙的苹果应用程序进行投诉,同时申请该行为保全的效力,维持到虎牙公司与鱼行天下公司就争议判决生效时止。

  法院裁定书显示,根据案件现有证据,法院认为,双方争议的侵权纠纷未有定论;鱼行天下公司如果认为虎牙公司存在侵权行为,应当依法提起诉讼,而非不断发送投诉邮件要求苹果公司下架虎牙直播程序,该持续投诉行为不具有正当性;苹果公司下架虎牙直播虽然只是一种可能性,但虎牙直播被下架的危险性却是现实存在的、不确定性的、情况较为紧急的一种可能,并且下架应用程序将会给虎牙公司带来难以弥补的损害;虎牙公司已就其行为保全申请提供有效的担保。出于利益平衡考量也不会对社会公共利益造成损害。

  依照相关法律及司法解释的规定,法院认为虎牙公司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遂裁定鱼行天下公司立即停止针对虎牙公司的苹果应用程序向苹果应用商店进行投诉的行为,直至本案终审法律文书发生法律效力时止。

  对于法院的裁定结果,斗鱼方面回应南都记者称已申请复议。虎牙方面则向南都记者表示以法院裁定书为准,不再另做回复。

  南都2019年发布的《网络直播平台合规性报告》显示,主播违约跳槽致使平台劳资纠纷频发已成为各大直播平台主要合规风险之一,在南都记者统计的八大主流直播平台数据中,2017年共涉及劳资纠纷的法律诉讼达到34次,2018年达到22次,平均几乎每月2次。

  直播业劳资纠纷频发的很大原因是平台和主播间无法形成清晰的劳动关系,延伸出来各方利益解释不清,继而产生争议。南都记者早前就直播平台和主播间的合同关系做过调查,发现目前大部分主播与经纪公司、平台签订的主要合同是三方协议,多位律师向南都记者表示,三方协议或补充合同之类的合同统称为“无名合同”,不能视为劳动合同。

  主播和平台双方长期以来能在“非劳动关系”下共生共存,主要原因之一是双方都均不情愿形成稳固的“劳动关系”。多位律师向南都记者介绍,对于平台或公司来说,一旦劳动关系形成,五险一金的购买将成为必要条件,这无疑会大大增加平台及公司的用工成本。加上许多主播本身就不能或不愿意签署劳动合同,因为主播非其全职工作,有些甚至会考虑到日后方便跳槽,不用受劳动合同中的规定约束。

  但是,直播平台或公司为保证内容的独家性,往往会对主播特别是头部主播设有竞业限制,防止其为对手平台直播。上述多位律师表示,竞业限制往往属于劳动关系的范畴。“用人单位不承担劳动关系又要施加竞业限制,这其中就可能有不平等条款。如果是劳动关系就可以事先规定好一定时间内不能跳去别的平台并且要遵守,但在合作关系基础上的竞业限制不一定有效,因此平台更多通过违约规定去体现。”

  广东合邦律师事务所律师肖锦阳表示,在这样的关系基础上,“谁先违约”就会成为大多数直播行业劳资纠纷的争论焦点。“主播可能认为是平台资源首先没给到位,平台违约在先,所以要跳槽。但平台又认为是主播违反了约定,擅自跳槽,所以要求赔偿。”如此看来,直播行业的商业模式也间接导致了行业薪资纠纷频繁。

  从裁定书的详细内容可知,三位主播在与斗鱼平台的合作未到期的情况下,向虎牙出具《声明》和《终止授权声明》等授权声明材料证明后“跳槽”,类似这样的“跳槽”流程也是引起主播和直播平台劳资纠纷频发的主要原因。

  对此,南都记者采访了对直播行业有深入研究的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麻策、北京之林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对主播的授权声明材料有效性以及直播平台是否应承担审查义务进行了讨论。

  南都:本案中三位主播在与斗鱼的合作协议尚在合同期限内,此时向虎牙出具的授权声明材料(包括声明和终止授权声明)是否有效?

  赵占领:如果三位主播与斗鱼之间的合作协议不存在法定的无效或可撤销的情形,则主播与斗鱼都需要遵守协议的约定。除非斗鱼存在违约行为,否则主播不能单方解除合作协议。

  在合作协议有效的情况下,主播与虎牙进行合作并进行版权授权,这种行为违反了与斗鱼之间的合同约定,斗鱼可追究主播的违约责任,包括要求继续履行合作协议、支付违约金或赔偿损失。但是,这三位主播与虎牙签订的合作协议,包括出具的授权文件也是合法有效的。

  麻策:作为虎牙平台,为避免后续纠纷,有义务对三位主播目前的身份状况进行尽职调查,包括和之前公司是否已经解除劳动合同,解除劳务关系等。虽然斗鱼并没有出具法律文件声明其和三位主播之间已经解除合同,但只要主播能够提出合理的证据证明其有权根据法律或合同单方通知斗鱼解除合同,加上主播的承诺,则虎牙可以审慎判断后签署主播协议。当然,如果确因主播原因其实际上是违法解除和原斗鱼的合同,则由主播承担合同责任。

  赵占领:虎牙在法律上并没有义务去调查三位主播与其他直播平台之间是否存在纠纷,但是有权利进行调查,或者通过协议约定三位主播不存在其他纠纷。否则因存在纠纷而给虎牙造成损失的,需要承担赔偿责任。

来自: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