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停不下来的抖音


  一个朋友向我抱怨,当她拿起手机看抖音时就停不下来,常常看到很晚,虽然事后觉得浪费了时间感到后悔,可是拿起手机后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指。其实这也不能怪她,产生这种行为和我们的大脑机制有关。

  我们不停地点开一个个视频,之所以如此上瘾,是因为受到了多巴胺的影响。多巴胺是由脑干顶部的细胞分泌的,当我们做一些有利于生存必需的事情时,比如吃饭、喝水、恋爱、赚钱,多巴胺会沿着大脑中的快乐路径分泌,让我们产生愉悦的体验。

  事实上,相比喝水、吃饭,大脑更看重的是多巴胺。20世纪70年代,科学家设计了一个盒子,在这个盒子中,老鼠能通过按压一根杠杆让大脑感到一阵愉悦。结果老鼠不停地按压杠杆,以至于完全忘了吃饭、喝水或交配的需求。

  这种愉悦回路在人类进化的历史中,是对良性行为的奖励,从而增加我们生存下来的概率。比如当我们发现新的食物,大脑就会分泌多巴胺,激励得我们继续寻找新的食物。因此当我们做某件事感到愉悦时,会想要再做一次,愉悦回路的刺激越强,奖励就越大,这个模式在我们脑中留下的印象就越深刻,同时这也意味着,我们对这个行为上瘾的可能性更大。

  抖音、快手这样的视频媒体通过精确的设计操纵了这种愉悦回路,当一个十几秒的视频出现后,里面的新奇内容会触发愉悦回路,让我们产生一个微小的快感,于是大脑会鼓励我们接下来再去点开一个新的视频。

  那么这些短暂的视频为什么会让我们感到愉悦?几乎每个视频都会带给我们一些心理上的小意外,多巴胺之所以会奖励意外,是鼓励我们发现新的狩猎技巧,寻找新的食物,适应新的环境,从而增加我们的生存概率。在网络时代,我们也会对新奇的信息深深地着迷,我们大脑的结构让我们注定成为新奇事物与信息的消费者,沉迷于新信息,却无视熟悉的事物,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旅游,回程总是显得要短得多的原因。

  当我们结束一个视频后,另外一堆口味接近的视频会自动推送给你,每一个看起来都很有趣,这同样会让你分泌多巴胺。因为多巴胺不但奖励新奇,还奖励预期。多巴胺也和渴望及有关,它会因为我们找到愉悦的线索而奖励我们,比如我们闻到最喜欢的餐馆飘来的饭菜香味,而这些推送的视频就像飘香的味道,勾起我们观看的和期待。

  我们观看视频大脑分泌多巴胺进行奖励,这才刚刚开始。大脑还有一个奇怪的功能,就是大脑愉悦回路仅凭信号就会启动,而不需要奖赏本身。比如赌徒不光对中奖感兴趣,仅仅拉动杠杆或者投下骰子也会让他们兴奋。也就是说,时间一长,仅仅点击视频软件,你甚至无需看到内容,就会感到开心。

  在人类还在原始狩猎阶段,我们的这些大脑机制增加了我们生存的概率,而在网络时代,它却意外地让我们在新奇的媒体产品面前停不下来。

来自: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