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练马师丹尼斯在中国:骑马25年赛马让我年轻和成长!


  每周六,中国速度赛马的焦点都会聚焦在山西右玉县。19个比赛日、1500万人民币奖金、单场奖金超过100万的比赛多达七场、全国精英赛驹及马主/练马师/骑师汇聚一堂……都是玉龙国际赛马公开赛的看点所在。

  上周六,最引人回味的一场赛事莫过于在奖金10万元、途程1000米当天第二场比赛中,骏星马房明星马主洪剑涛名下6岁澳洲赛驹“辟邪剑”(父系:“星条旗”Starspangledbanner)缔速59.78秒仍然输给北京天赐圣泉马术俱乐部董事长王军宁名下6岁雌驹“小家碧玉”(父系:“特斯塔罗萨”Testa Rossa)——本场8匹赛驹中唯一的雌马以59.2秒的成绩令人信服的问鼎冠军。

  天赐圣泉马术俱乐部董事长王军宁(右三)、练马师丹尼斯(右六)在“小家碧玉”获胜后牵头马。图/玉龙马会

  新加坡籍练马师丹尼斯主理著名马主王军宁旗下的天赐圣泉马房,除了上面提到的“小家碧玉”,天赐圣泉马房还有目前玉龙赛事评分最高(113分)的“鹰击长空”。

  丹尼斯:我在18岁才成为一名骑师,但是我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就从见习骑师成为了一名专业的骑师,之后我也赢得过很多大赛的冠军。

  我一开始是在马来西亚接触到赛马的,后来我又去了新加坡,然后又回到马来西亚,之后又在日本、中国澳门、印度、新西兰参加赛马比赛。在日本的参赛生涯可以说是收获最多的。

  丹尼斯:我在2007年结束了我的赛马骑师生涯,之后我和妻子到处旅行,可是我反而觉得生活索然无味,不是很有意思,因为我还是很喜欢赛马。有人告诉我中国的赛马行业正蒸蒸日上,所以我就来到了中国,第一家马房就是一直待到现在的天赐圣泉马房。到了中国之后,也是对我的一个历练。

  丹尼斯:我从学校毕业以后,就开始了解马,我在1981年的时候接到一个面试,然后就开始了解赛马这个行业。首先我本身很喜欢动物,接触到马以后觉得马是一种特别好的动物,所以我就决定做赛马这个行业。我的家族在我之前是没有做赛马这个行业的,但是我的儿子是一个骑师,他现在在新西兰做骑师,也是当地最好的见习骑师之一。

  1982年我开始从事骑师这个职业,一直做了25年骑师。后来骑马的时候,把脚腕摔伤了,但是我并不想放弃这个行业,后来我就开始学习练马师的相关知识,也和很多练马师学习。

  丹尼斯:目前肯定是其他赛马发达国家还是更先进一些。但是中国的赛马日新月异,每天都在变化,现在有许多国外的骑师、练马师过来分享经验,所以我相信,中国的赛马行业会一天比一天好,有一天一定会超过国家的。

  中国的赛马行业虽然是刚刚兴起的,但是在玉龙国际赛马公开赛上有了越来越多赞助商,有更多的马主去国家买马,然后在玉龙赛场参赛,这些马匹的质量也在提高,还有赛事的奖金也越来越高,今年的奖金相较于去年有了很大的提升,所以说中国的赛马发展的非常好。

  中国的赛马行业正在快速的发展,所以在玉龙也完善了更多新的赛事规则,这对于赛马行业是非常好的。还有一点是特别重要的,中国的赛马是一直在进步,没有退步,不像有些国家在止步不前,甚至是退步,因为中国有了更高质量的马匹,更严格的规范,所以中国的赛马是一直在进步的。

  丹尼斯:今年我们老板王军宁先生买了新的马,再加上我们去年的参赛马匹,我希望去年参赛过的马,今年也能取得好成绩,新的马匹也能训练出好成绩。今年最大的挑战是许多马房都买了更好、更高班次的马匹,所以今年我们的挑战很大,但是我们是不会放弃的。

  丹尼斯:国内与国外的骑师还是有很多不同的,首先我们那个时候做骑师,非常专注于赛马,专注如何正确的赛马。而且一个首要前提是要保持好你的身体,在策骑的时候要专心,还要对马房充满热爱。

  丹尼斯:我最尊敬的练马师是爱伦(Ivan Allan),在他面前有2000匹马,他都能认出每一匹马。他是我在做见习骑师时的一名练马师,他在新加坡也获得过几年的冠军骑师,之后他去了香港,也做过冠军骑师,他在5年前去世了,但我永远都记得他。

来自:转载